<cite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thead id="rjh9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rjh9b"></menuitem>
<var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thead id="rjh9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jh9b"></cite>
<var id="rjh9b"></var>
<var id="rjh9b"></var><var id="rjh9b"></var>
<var id="rjh9b"></var>
<var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/video></var>
好吊操,大香蕉午夜福利,CaoPoron_最新视频,欧美国产无线码

商業

股價跌去70%又收關注函 山東宏創控股是"宏橋系"的"金蛋"嗎?

發布時間:2021-01-15 11:51:09 來源: 投資者網 責任編輯:張堯

2020年末,山東宏創鋁業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"宏創控股",002379.SZ)接到了深交所的關注函??此剖菍τ诓少弻ο笞兏暮唵螁栐?,背后則反映出公司資產重組三年以來業績不振的問題。公司大股東不僅質押、減持不斷,還對子公司"先賣后買",產品毛利率也長期偏低,未來的破局之道在何方?

收監管關注函大股東減持不斷

2020年12月30日,宏創控股收到深交所關注函,要求其說明關聯交易變動較大的原因。

就在月初的12月4日,公司董事會第五次臨時會議通過了一份關聯交易計劃,預計2021年向山東宏橋公司采購電力2080萬元,向鄒平宏正公司采購液態鋁13億元。但到了月底,公司采購方案"變卦",液態鋁和電力全部向山東宏橋采購,預計金額13.2億元,對鄒平宏正的采購額為零元。

公司坦承,本次變卦原因與自身經營活動關聯不大,并稱:"鄒平宏正系山東宏橋的全資子公司。2020年12月23日,公司收到山東宏橋書面出具的《關于調整鋁水結算公司的函》,山東宏橋為了便于財務集中管理、統一結算,提升'宏橋'品牌影響力,將出售液態鋁結算公司由鄒平宏正調整為山東宏橋。"

實際上,宏創控股的第一大股東即為山東宏橋,持股數約2.6億,占比28.18%,排在第二、三位的是個人股東于榮強和郭茂秋,持股比例分別約為2.7%和2.04%。

宏創控股的前身是成立于2007年的魯豐環保,于2010年上市。公司上市后表現不佳,以至于2016年4月份"披星戴帽",其實控人正是如今宏創控股第二大股東于榮強。之后,魯豐找到了實力雄厚的山東宏橋接手。收購之前,當時由張士平實控,港股上市的公司中國宏橋正遭遇做空危機,所以當時有市場評論稱,山東宏橋向魯豐買殼是為了將重心轉移到A股市場。當時的魯豐,即現在的宏創,不過是中國宏橋開辟的一塊"騰挪空間"。

大股東的不斷減持和高額質押,似乎也印證了市場這一猜測。據2020年三季報數據,大股東于榮強持股數量為2500萬,質押比例100%,并在2020年前三個季度內不斷減持,各季度環比減持分別為6.15%、45.46%、0.62%,并且他早在2016年就辭去了在公司的全部職務。截至去年三季度,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除山東宏橋外,均為個人股東,并無機構入場。

一些投資者也有相似的疑慮。在同花順平臺上,名為"irm4786366"的用戶質疑,除了宏創控股,為何其他宏橋系的公司業績喜人,并問道"是不是所有宏橋系的公司都要從宏創這塊干毛巾上再擰一滴水?"公司方面對此并未正面答復?!锻顿Y者網》咨詢宏創控股,但未獲回復。

凈利虧損 毛利偏低

梳理宏創控股的財務數據發現,投資者對其成長性的懷疑并非毫無道理。該公司在重組之后的2017和2018年,營收分別約為14.46億元和15.18億元,對應凈利潤僅有約3943萬元和865萬元。去年前三季度,其營收17.41億元,凈利潤虧損接近1億元。同期,其他"宏橋系"公司卻能夠盈利,如濱州綠動熱電的凈利潤約為2.2億元;鄒平匯盛新材料約為7.9億元;濱州宏諾新材料約為5.4億元。照此來看,宏創控股真成了被母公司擠水的干毛巾。

宏創控股只有2019年數據尚可,營收約達29億元,凈利潤約3.25億元,但這還并非來自主營業務,而是"拆遷"所得。這筆補償款成了公司2019年主要利潤來源,扣除該類非經常性損益,實際凈利潤虧損5401萬元。

宏創控股凈利潤(來源:同花順)

宏創控股營收(來源:同花順)

毛利率方面,2019年,宏創控股產品毛利率尚能達到17.55%,而2020年三個季度內,毛利率分別只有2.09%、1.71%、1.91%,這一數據遠落后于同行。梳理同業公司三季報數據可以看到,華峰鋁業毛利率為18.34%;和勝股份為17.39%;豪美新材為14.57%。

據去年中報數據,宏創控股主營三類產品為"鑄軋鋁板帶""冷軋鋁板帶"和"鋁箔",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均有下降,其中營收最高的鋁箔產品毛利率下滑最多,約下滑3%。

這項不賺錢的鋁箔業務主要來自宏創控股子公司鴻博鋁業。令人疑惑的是,瑞豐鋁板本就是宏創控股的子公司,于2015年被出售,僅4年后就又被母公司買了回來,且2019年鴻博鋁業凈利潤虧損5670萬元,無論如何也算不上優質資產。對于宏創控股"先賣后買"的行為,不惜斥資回購虧損子公司的舉動也遭到深交所問詢。

從二級市場來看,2020全年宏創控股的股價不振,年初2月份尚能達到4.27元/股,而同年12月份,則在3元/股左右徘徊。截至2021年1月13日,公司股價為2.61元/股,相比近三年來最高峰8.93元/股,股價跌去約70%。

支出不菲 增長乏力

參照現在鋁箔業務表現,公司當時的態度或許過于樂觀,回購子公司不僅對凈利潤的貢獻有限,還造成了高額的研發和管理費用。

數據顯示,2020年宏創控股研發費用從第一季度約1490萬元,攀升至去年第三季度的4061萬元;管理費用由1899萬元攀升至2857萬元。

對于一家依賴原材料的重資產企業來說,研發費用中的職工薪酬直逼材料費用,截至2020年6月份,公司研發中材料費用約1380萬元,職工薪酬為1370萬元,約為材料費用的99%。拿該數據和同行相比更能顯示出問題,豪美新材的同期支付給研發人員的薪酬約1665萬元;明泰鋁業約為1197萬元。而上述兩家企業規模均大于宏創控股,截至到2021年1月13日,宏創控股市值約為24億元;而豪美新材約為30億元;明泰鋁業約為105億元。

據業內專家觀點,公司研發效果不彰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,或許是公司的產品結構較為基礎,其研發投入仍是在降低成本上做文章,但在基礎鋁材市場飽和、價格競爭日益激烈的背景下,努力"節流"也難以應對市場變化。

據Eccomelt網站,中國目前同時是世界鋁材第一出口國和第一進口國,出口產品為基礎鋁材,而高端鋁材的生產能力仍有不足,需依賴進口。高端鋁材是新能源汽車產業亟須的生產資料,尤其在國內新能源汽車產業如火如荼的情勢下,高端鋁材的需求窗口將會進一步擴大,到2025年有望成為高端鋁材的黃金時期。未來,宏創控股若能利用好這一風口,或將會給其帶來成長空間。




國企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• ① ①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國企網或《國企》雜志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國企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國企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• 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國企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• 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網友評論

評論已有 0

好吊操,大香蕉午夜福利,CaoPoron_最新视频,欧美国产无线码
<cite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thead id="rjh9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rjh9b"></menuitem>
<var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thead id="rjh9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jh9b"></cite>
<var id="rjh9b"></var>
<var id="rjh9b"></var><var id="rjh9b"></var>
<var id="rjh9b"></var>
<var id="rjh9b"><video id="rjh9b"></video></var>